八年抗战中第二个殉国的集团军司令官-李家钰
  

李家钰(1892—1944年5月21日)字其相。抗战爆发后率两个师出川,转战山西,河南。1944年春,日军发动豫中攻势,他曾提出抢先出击,化被动为主动的方针,但没有被接受,会战开始后,日军占领郑州、许昌、洛阳等地,李家钰自愿担任战区后卫总指挥,掩护大军撤退西进,同年5月21日,在陕县秦家坡高地遭到日军的围攻,力战殉国。这是八年抗战中继张自忠后第二个战死的集团军司令官。追赠上将。

  李家钰,字其相,四川省蒲江县人。1913年春,他和许多进步同学一起反对依附北洋军阀的四川都督胡景伊,被迫离开学校。同年夏天,他进入南京陆军军官预备学校,在“二次革命”中,李家钰去南京参加了柏文蔚将校团讨袁,反对帝制;赴上海参加攻打制造局之役中,作战奋勇崭露头角。1914年,李家钰返回四川,插班入四川陆军军官学堂第三期继续学习。
  1937年“七七”卢沟桥事变爆发,日军大举入侵。李家钰出自民族义愤,通电请缨杀敌。并作诗一首:“男儿仗剑出四川,不灭倭寇誓不还;埋骨何须桑梓地,人间到处是青山。”(《李家钰传》P279 巴蜀书社),蒋介石同年8月令李家钰等部川军出川抗战。李家钰接电令于9月初率四十七军104、178两师约一万八千人从西昌出发,部队单衣草鞋,行程4000余公里,12月始抵达晋东南抗日前线,布防于太行山区之长治、长子、黎城、潞城一带。李家钰在抗日前线,深受全民团结救亡高潮和共产党抗日统一战线政策的感召和鼓舞,致力于国共合作,杀敌致果。李家钰部驻防长治,与八路军炮兵部队联防守城,双方关系融洽。八路军一二九师刘伯承师长因公经长治,李家钰曾请他向四十七军营以上军官讲授抗日游击战术。李家钰并先后派遣几位营长,到八路军总部抗日游击战术训练班学习。
  1938年春,李家钰在国共合组的“第二战区东路军”总、副指挥朱德、彭德怀统一指挥下,率部在东阳关、长治一带同装备精良的日军入侵部队下原熊弥的108师团104旅团(一万多人兵力)激战两役。长治保卫战中,李家钰军104师312旅624团据城死守两昼夜,在日军飞机、大炮轮番轰击下,北门陷落,官兵奋勇对敌展开肉搏巷战,毙伤敌寇一千余人。此役李家钰部营长杨岳岷、连长杨显谟、夏抚涛、陈绍虞、黄高翼等壮烈殉国,副团长杜长松负重伤。东阳关之战,营长周策勋殉国。李家钰部对日军初战虽挫敌凶焰,然官兵伤亡亦逾千人。后黎城县政府在东阳关建“川军抗日死难纪念碑”,以抚慰忠魂。同年3至5月,李家钰奉命率四十七军,在八路军和抗日游击队配合下,连续猛攻并收复了被日军侵占的晋南平陆、芮城、安邑等县城及原八路军据点多处,战绩卓著。
   1940—1944年春,李家钰部担负河南陕县、渑池、灵宝、阌乡一带黄河防务。此期,李家钰曾多次派出部队配合八路军及抗日游击队,渡河北击晋南一带日军,毁堡毙敌,夺获武器装备多件。1941年2月,四川省各界抗战前线慰劳团来灵宝县李部驻地劳军,李家钰亲字书字幅:“男儿欲报国恩重,死到沙场是善终”十四个字,以明为国报效之心志。

   豫中殿后 壮烈殉国

   1944年4月18日拂晓,日军内山英太郎第十二军第三十七师团在位于郑州与开封之间的中牟一带渡过黄河,向此处的中国国民革命军队发起猛攻,豫中会战的春季战事打响。 渡河后仅两天,即在4月20日占领郑州。日军首先击破了汤恩伯的的4个集团军,接着山西的日本第一军派出部队突破黄河,意图和12军形成对洛阳的包围网,蒋鼎文即率先弃守洛阳东躲西避。原集结在洛阳附近待命会战的李家钰、高树勋、孙蔚如等四个集团军外加三个军达二十万人的部队顿失指挥,只得纷向豫西撤退,日军乃乘势追击。
  5月17日的一个临时会议上,将领们一致认为大队人马争先恐后抢路走不是办法,如遇日军袭击,将损失惨重,并推李家钰作总指挥。李家钰慨然说:“如果明天继续西进,窃愿殿后,以免挤在一起,彼此都不好办”。自5月18日早晨各路大军分道扬镳、皆向西行之后,李家钰的部队就担负起了掩护友军撤退的任务。
  5月21日下午,三十六集团军总司令李家钰率部行至河南陕县秦家坡,日军从山西渡河攻陷陕县,设伏秦家坡。侦察兵崔英发现坡上麦地里埋伏的日军,跑回报告。李家钰立即命令屈治周连占领阵地,敌人机枪打响、迫击炮、掷弹筒猛轰,屈连仅1挺苏式机枪,枪弹各在东西,无法发射,只凭步枪还击。排长唐克俊阵亡。李家钰卫士潘福廷、李平山被机枪击中阵亡,李家钰肩胁中敌枪榴弹破片,忍痛坐麦地,掏出自来水笔欲写作战命令,头部左额又中敌一枪弹,壮烈殉国。
  总部少将参谋处长萧孝泽(32岁,1985年追认为革命烈士)、少将步兵指挥官陈绍堂、上校副官长周伟勋(1986年追认为革命烈士)、中校参谋上官政、连长龚体寿(蒲江西街人)、连副杨学文(蒲江政府街人)等将士均为国捐躯。
   104师将已冲至坡地腹部地带的日军赶回坡顶。李浩东等人抢回李家钰将军遗体。全体官兵得闻噩耗,莫不痛苦失声,高呼报仇。
  6月10日,中国共产党南方局机关报《新华日报》报道:《上月中原惨烈战役中,李家钰将军壮烈殉职》。“……李总司令以掩护友军转进,关系重大,不惜冒敌凶锋,亲率总部官员及特务连官兵,与敌反复冲杀,毙敌甚众。在猛战中,不幸头部中弹重伤,当即壮烈殉职。”
   6月11日,《新华日报》发表短评《悼李家钰将军》:“中原大战,颇多进出,我军应加以检讨,总结教训,使战局能获改进。然我战士英勇,李家钰将军在此战役中杀敌殉国,是应受到全国尊敬的……。”
  八年抗战中,中国军队编组为40个集团军,40位集团军总司令中有两位殉国:第三十三集团军总司令张自忠(1940年阵亡于湖北)、第三十六集团军总司令李家钰(1944年阵亡于河南)。
  1984年5月2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给李家钰夫人王明德颁发了《革命烈士证明书》:“李家钰同志在抗日战争中壮烈牺牲,经批准为革命烈士,特发此证,以资褒扬。”
   北京卢沟桥抗日战争纪念馆、台北市忠烈祠铭刻着李家钰上将的英名。成都市武侯区广福桥重修了李家钰墓,塑立大理石半身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