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国璋
  

  许国璋(1897-1943)国民党追赠陆军中将。四川成都人。早年投川军,后入刘湘部,历任团长、旅长等职。1937年七七事变后,随第二十九集团军出川抗日。1938年,率部参加黄(梅)广(济)战役。1941年升任第一五零师师长。1943年率部参加鄂西会战。同年11月在参加常德会战时身负重伤,11月3日凌晨为避免被俘受辱,举枪自戕,以身殉国。

  许国璋,字宪廷。四川成都人。青年时,目睹国势衰败,产生救国救民思想,遂弃文习武,投入川军。1931年九一八事变发生后,坚决主张抗日救国,反对内战。1935年升任第二十一军第二十五团团长。1937年卢沟桥事变后,多次申请上阵杀敌。1938年初,升任第六十七军第四八三旅少将旅长,随第二十九集团军出川抗日。徐州会战后,奉命率部在黄梅以南阻击日军,坚守阵地达一个月之久。同年10月,在鄂东上巴河战役中,重创敌军。武汉会战后,率部扼守大洪山,多次击退日军进攻,使阵地巍然不动。1941年秋,升任第—五O师副师长,翌年7月升任师长。1943年春,日军向湖北进攻,奉令守备华容、石首、公安等县,予敌以沉重打击。不久,又完成了固守津市、澧县的艰巨任务。同年11月,为保卫常德,率部与日军展开血战。当部队处于被日军包围的危急关头,亲临前线.率领官兵与敌人展开拼搏。在重创日军之后,身负重伤,举枪自戕,壮烈殉职。国民政府追赠为陆军中将。

  常德会战:许国璋壮烈殉国
  1943年11月,中国抗日战争史上著名的常德会战开始了。日军在大量飞机的掩护之下,于十一月分多路发动对我常德地区的进攻,企图夺取该地丰富的物资,打通粤汉路,牵制我部队增援缅甸战场,破坏中国打通中印公路,与盟国联合对日作战的计划,日军分成三路迂回穿插与正面突破结合,想一举围歼,夺取常德重镇。
  1943年11月2日深夜,敌军自华容、弥陀寺间开始攻击前进,我将士对日军进行了顽强的抵抗,战况十分激烈。许国璋将军奉令率部立即撤退至太浮山占领阵地,与太阳山我第一六二师相互策应,袭击日军侧背,许将军率领部队由南县、安乡撤过澧水,立足未稳,进攻津市、安乡一带的日军已突破我防线,迅速渡过澧水。许国璋临危不惧,指挥若定,当机立断,马上命令第四四九团急速奔赶太浮山占领阵地,并令第四四八团、四五零团分别选择捷径直插太浮山,他对军官们说:“太浮山、太阳山是打击日寇的两支铁拳,必须不顾一切先敌占领,我当即率师直属部队跟进。”
  第一五零师在许国璋率领下直奔太浮山,不料,日军渡过澧水后行动迅猛,封锁了我第一五零师去太浮山的道路,许国璋将军所部处境十分艰难,他慎重地分析了敌情,下定决心,向南且战且退,吸引日军主力,以减轻对其他部队的压力,好让他们尽快占领阵地。
  许将军率部吸引日军退至陬市,他知道陬市系常德的门户,且构筑有工事,就命令部队在此固守。他亲自巡视战线,鼓励官兵牺牲报国奋勇杀敌。他悲壮地对将士们说:“我们为国家尽力的时候到了,我们能多打一个日本兵,就给守备常德的部队减轻了一分压力,以尽我们军人的天职。由戚家河方面前来之敌已迫近陬市,桃源县城方面火光冲天,我们已经被三面包围,背后又是深不可测的沉水,既无渡船,气候又冷,与其当俘虏被日寇侮辱、杀害、或落水淹死,毋宁在前线为国奋战,直至战死光荣得多。我们前进才是生路,我决心不离开阵地一步,我的热血要洒在这里。这里是祖国的土地,我要誓死保卫它,死了也是我的光荣。”全体官兵听了许将军的豪壮誓言,勇气倍增,决心和将军在一起与日军决一死战,誓死捍卫祖国的神圣领土。
  日军探知我军兵力薄弱,就向我阵地发起了猛烈进攻,并不断派出增援部队,攻势愈加猛烈,许国璋将军在紧急关头,亲自来到前线,手持步枪与众将士一同打击日军,日军在我阵地前遗尸累累,死伤惨重。不幸,许将军身中两弹,血流不止,加之他身体平素虚弱,几周来连日奔波,疲劳过度,在战场上数次休克,众将士误认为他已阵亡,前线形势又万分紧迫,就准备派人把他运回沅江南岸。
  凌晨四时,许将军清醒过来,他得知日军已占陬市,急促地说:“我是军人,应该战死在沙场,你们准备把我运送对岸,这是害了我呀!”说罢又昏厥过去,等他再次清醒时,他摸到睡在他身边的卫士的手枪,毅然举枪自戕,以死报国,壮烈殉职。
  许国璋殉国后,遗体被送回故乡成都市,二十八集团总司令、川鄂陕边区绥靖主任潘文华主持召开隆重追悼会后落葬。我国著名雕塑家刘开渠为其塑像纪念,与刘湘、李家钰、王铭章的塑像一同屹立在成都市少城公园,称为四将军像。
  许国璋殉国前不久,曾利用军旅间隙修家书一封:
  应康吾儿:
  年来家事艰难,余固知之。但军旅事忙,实无暇顾及也。余连年毫无积蓄,汝之学费,概由家中负担。近来倭寇又来大呈蛮威,向我阵地猛扑,我师正待命反攻中。余曾告之各级官兵,大家吃国家一分钱粮,非拼命杀敌、争取胜利不可。话毕见各官兵非常兴奋,余盛欢喜。且余叠蒙治易总座之拔擢,常聆润泉军长之奋勉,复在贤明领袖领导之下,纵赴汤蹈火,更不容辞。如此上阵,万一不幸,汝勿以余为念也。汝遵母训,努力读书,继续余志,至要至要。
         父 宪廷 谕 十一月八日于五泉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