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充县800壮士出川抗日 唯1人幸存
  
  在西充,至今流传“800壮士”打日本鬼子的传奇故事。壮士们英勇杀敌,打不倒,攻不垮,嗷嗷叫的战斗激情令日本鬼子闻风丧胆。800西充川军将士中唯一的幸存者、西充县占山乡人李宏毅,人生更为传奇,他不仅经历了酷似电视剧《亮剑》的勇猛杀敌剧情,又承担了《潜伏》里保护革命同志的地下任务……
 
  出征:抗日热潮涌动山乡
  1937年10月1日,西充县集中了抗日义勇队伍856人,李宏毅是“西充县抗敌后援会”欢送的第一批战士。10月2日,856名西充人分编为8个连队,浩浩荡荡地列队从西充出发。
  李宏毅1917年出生,出征那年才20出头。李汝江听母亲及后来团聚的父亲说,因为参军时个头小,李宏毅差点被“退回”,他对征兵的说:“抗日不分男女老幼!我抗日决心已定,不要我上战场,当勤务兵也要跟着你们!”1937年“七七事变”后,西充县成立了“西充各界人士抗敌后援会”,“800壮士”经战前动员齐齐入伍。
  1937年9月23日,占山乡逢场。联保主任办公室门前和戏楼台上,贴上了红纸告示:“有志抗日的知识青年,参加义勇壮丁队出川抗日!凡18岁以上的青年,身体健康,有一定文化,愿意参加者,请到联保办公室登记。出发日期另候通知。”
  当时,占山乡小学老师杨益滋(后得知是中共地下党员)等人在戏楼边搭了个台子,大声呼唤:“同胞们,青年们,日本鬼子占我东北,杀我父老,奸我姊妹,抢我财物……我们不当亡国奴!参加义勇壮丁队,出川抗日光荣!”
  这天,占山乡人山人海。人们赶场买卖都不做了,把杨益滋的演讲台围得水泄不通,地下党还带领学生上街演文明戏……李宏毅看得热血沸腾,当即报名参军抗日。一周后,乡上通知报名的集合。占山乡一共有18个年轻人报名,在鞭炮声中,他们胸戴大红光荣花进城集中。连日来背地流泪的李妻只对李宏毅说了一句话:“要写信回来啊!”见妻子满脸的泪花,李宏毅扭头就走。
  李汝江说:“母亲后来告诉我,当时她已怀起我,身体不好,还抱着姐姐,悄悄去公路看父亲。”公路两边站满了送行的人,妻送夫,父送子,兄送弟,场面壮观,还有送水果、送熟鸡蛋的,一群缝纫工人抬了几笼热包子,热情得给义勇队分送,还说:“你们先走一步,我们随后就来!”
 
  前线:西充壮士一去不复返
  抗战惨烈,“800壮士”相继牺牲。那一日,攻浙江分水,一群人突围拖下李宏毅的“尸体”,发现他没死,准备抬去上海治疗。没想到的是,李宏毅躺在担架上,突然听到阵阵惊天动地的鞭炮声和震耳欲聋的欢呼声——抗日战争胜利了!
  据李宏毅在《征途札记》所述,856人西充壮丁,其中一人因身体原因被退回,855人则全部补充到川军43军26师,编成了野战补充营开赴江西训练。在那里他们苦练杀敌本领,射击不合格或者刺杀输了一枪的,半夜都会起来练。最终,这批西充人的技术均达到了优秀等级,分编到一线连队。
  800多西充人好说当地土话“锤子”二字,开始有人觉得他们“扯得很”。但是,在战斗过程中,他们性格火爆、敢打恶仗,冲在最前面,很快赢得了上司青睐与战友们的钦佩。尤其是二十六师师长王克浚,对西充士兵喜欢得不得了。凡是遇到攻坚战,久战不决的时候,总会发出指令:“喂!你那里还有多少‘锤子’,赶快放来组成敢死队,给老子顶起!”   西充“800壮士”一战成名的第一仗,是在武汉会战的湖口保卫战。据李汝江根据父亲的回忆介绍:“当天他们和鬼子交火多次,各有死伤,但我军两侧高地上的轻重机枪以交叉火力构筑起密集弹网,日本鬼子虽然多次突击,但都失败告终”,这场战役,西充“800壮士”中既有被子弹穿膛而过奇迹生还的傅继尧、也有带领20多个弟兄活捉四个鬼子的李利民等英雄。
  1938年在江西、湖口等江防阵地,李宏毅即升班长,第二年升为排长,进攻南昌,“800壮士”伤亡了100多个。活下来的大部分陆续升任连、排长。李宏毅在战争期间考入黄埔军校三分校军官班八期,专攻美军战术,1940年毕业返回部队,不久升任营长。
  李汝江说,父亲常说,川军中的西充“800壮士”个个都是冲锋在前、奋不顾身的好士兵,战斗中舍身炸敌人的碉堡、炸坦克、咬着鬼子耳朵肉搏,例子数不胜数。
  “龙衢战役”后,川军二十六师打得只剩几个人,西充“800壮士”为国捐躯,只有李宏毅一人奇迹生还。原来,1945年8月9日,部队进攻浙江分水县城,李宏毅率一个加强营从敌后插入分水县城与敌巷战,身负重伤。
  早在1943年,“西充县抗敌救援会”就在肃王庙立了一个木质纪念牌,表达家乡父老对“800壮士”的怀念。据介绍,这个纪念牌毁于上个世纪60年代文革期间。   抗战胜利,并未让李宏毅就此回归平凡生活。而是再一次面对人生转变。经过集训后,他回国民党军队“潜伏”,有了新的秘密称谓:“中共地下党员”。
  1946年,解放战争全面拉开,李宏毅所在的国民党军队随即被共产党的军队包围并俘虏。打鬼子战功显赫的李宏毅,积极向党组织靠拢,被派到华东地区学习,后又到大连训练民兵。
  1947年,李宏毅正式加入中国共产党。然后又被秘密地派回国民党军队,成为我党的地下党员。“这不就是从《亮剑》一下到了《潜伏》嘛!”见记者惊叹,李汝江笑呵呵地点头。
  解放战争期间,一名叫陈美珍(音)的女共产党员被抓后,始终装傻充愣,赢得宝贵的营救时间。最终,李宏毅想方设法,通过各种关系,将她成功地转移出华东地区。
  最大的一次“战斗”,则是汤恩伯要撤离上海、逃到台湾的时候,时任国民党军队某部警卫营长的李宏毅突然接收到一个密令:“立刻将关押在地窖里的几十名共产党员集体枪决。”
  李汝江说,每次父亲讲起这段往事,都会觉得很紧张、很紧迫,因为当时国民党大势已去,就要鱼死网破了,稍微有个闪失,不但营救不了同志,自己也会暴露。后来,他用假枪毙的形式,瞒过了慌于逃命的上级,成功营救了这一批同志。
  后来,李宏毅随国民党败军到了海南,秘密联络党组织:“可能要去台湾了,怎么办?”得到答复:“如果实在要去台湾,就去,继续潜伏,会有人主动联系你。”但是,李宏毅说服了对去台湾非常犹豫的军长,成功“策反”,部队拉回四川邛崃。至此李宏毅胜利“回归”。
  西充川军的800壮士,是抗日川军的一个缩影。之所以勇敢坚强,是因为他们坚守与国家、民族休戚与共、存亡相依的信念。李汝江说:“这个信仰,陪伴父亲与他的战友们始终,勇敢去迎接挑战,坚守阵地,赢得胜利!”
  李汝江记得1953年的某一天,一封来信让全家喜极而泣,李汝江才终于相信,父亲还活着!信中说,李宏毅被安排到了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当教员,并获准带家属生活。
  李汝江跟着妈妈、姐姐先坐汽车去南充、重庆,又坐船去武汉,最后坐了几天火车辗转到哈尔滨,一家团聚,母亲哇哇大哭。“这是我第一次坐汽车、火车,记得在重庆上船前,吃了一碗火锅粉,那个味道至今忘不了!”在哈尔滨,打过鬼子、九死一生的英雄父亲就在面前,李汝江说,“失去父亲,饥饿战乱的童年阴影,一下子云开雾散了!”
  在儿子眼里,父亲是血肉之躯,却是一个传奇。因为,他身上残留了太多弹片,“上世纪80年代末,他需要做个小手术,但医生发现他肚皮上有黑点,以为是癌症。父亲哈哈大笑,说那是残留在体内的弹片,不仅肚皮有,嘴皮、手臂、身上到处都是。”
  手术后,李汝江劝父亲:“现在写传记的人也那么多,怎么不把西充‘800壮士’的事迹写下来呢?”
  当时,老爷子已经70多岁了,平时会写诗词的李宏毅开始执笔《征途札记》。其间,他亲笔书写了几十万字的材料,积存下来厚厚20多公分的手写材料。李汝江说:“很多人,包括一些协会、民间组织、电视台,都来要《征途札记》,目前它应当是由亲历者所写、反映那一段历史比较全面的文字资料。”
  晚年时期,李宏毅最喜欢对家人说:“一定要努力为自己的民族争气,只有民族强大了,人家才不敢欺负!”